议政建言
通知公告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议政建言 > 社情民意 > 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亟待给力?
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亟待给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02-05 浏览:1487

照看一个人 拖累一群人 致贫一家人

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亟待给力?

   

131日,市民何女士致电《安庆晚报》热线:“照看一个人,拖累一群人,致贫一家人”是智力、精神和重度肢残人家庭的真实写照。为减少残疾人给家庭带来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2009年,中国残联、财政部联合下发了文件,共同组织实施“阳光家园计划——智力、精神和重试残疾人托养服务项目”。然而,迎江区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严重不足,希望有关部门予以关注。

    开慧娟

    安庆晚报记者 汪秀兵

    【记者调查】

    重度残疾人家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何女士告诉安庆晚报记者,她的孩子出生不久,因发烧引起了颅内出血,被我市一家医院诊断为脑瘫。“从此,我便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带着孩子在合肥、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四处奔波,只要听到‘治疗脑瘫效果好’的信息,不管真假,毅然前往。”

    何女士说,求医之难和生活之困,让她在艰辛和煎熬中度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10多年来,我奔波在漫漫寻医路上,其中的艰难只有自知。”

    何女士说,如今,孩子已经长大,但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专人照顾。“以前,我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因孩子患了脑瘫,不得不辞职,在家照顾孩子。如今只有丈夫一人在外打工挣钱,勉强度日。”

    “多么希望我市有一家针对重度残疾人的托养机构,将我‘解放’出来。”何女士说。

    采访中,家住迎江区的陈先生遭遇与何女士相同。陈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孩子1岁时,被医生诊断患有脑瘫。“从那以后,我就带着孩子到广州等地求医,但没有什么效果。”

    “这些年来,我的妻子由于照顾孩子,无法上班,但为孩子求医之路一直没有停下。”陈先生说,孩子目前仍然不能自理,他的妻子在家全心照料,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和孩子治疗费用全靠其一人来挣。“如果我市有一家公办的重度残疾人托养机构,我就会将孩子送到那里。这样,我和妻子可以一起工作,改善贫困的生活。”

    “重度残疾人的家庭,不仅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陈先生告诉记者,我国不少地方都建立了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主要为那些符合条件的重度残疾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慰藉、文化娱乐等服务,从而改善残疾人的生活环境。“这样,既减轻了残疾人家庭日常护理的压力,也使得残疾人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2009年,中国残联、财政部联合下发了文件,共同组织实施‘阳光家园计划——智力、精神和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项目’。”陈先生说,然而,迎江区至今未建立重度残疾人托养机构,希望有关部门予以关注。

    【政协委员】

    尽快建立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

    迎江区政协委员潘金云、都春宝等人通过多次调研,撰写了《关于加快建立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的建议》的提案。

    潘金云告诉记者,迎江区残疾人托养服务工作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仍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智残、肢残、精神残疾的托养问题尤为突出。“去年10月,我们通过在迎江区采取发放调查问卷、抽样走访、联系残联等形式开展调研,对收回调查问卷75份进行分析,并在走访10多户家庭深入了解的基础上,建议‘在迎江区建立以智残、肢残、精神残疾为主要对象的托养服务中心,以满足迎江区此类特殊家庭的基本需求和迫切愿望’。”

    潘金云介绍,迎江区智残、肢残、精神等重度残疾人及托养基本情况为:一、三类重度残疾人所占比例较高。迎江区16岁以上领证残疾人4959人,其中重度智障、肢残、精神和多重残疾共有2024人,占16岁以上领证残疾人40.81%,在养老机构及小型托养机构(未注册)托养不到5.8%;二、重度残疾人家庭不堪精神和经济双重压力。16岁以上70%家庭月收入低于1500元,67.2%靠低保生活,三类重度残疾人近70%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导致家人无法外出工作的比比皆是。多数由父母或长辈、保姆照看,其中靠兄弟姐妹和亲戚照顾的占22%,有的孩子常年被锁在家中,残疾人家庭在经济上、精神上、体力承受着沉重的压力;三、重度残疾人的未来令人堪忧。重度残疾人由于生活不能自理、行为不能自控,不仅自身的生活、生存面临严重威胁,同时也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时有发生的恶性事件也直接影响到社会的稳定。随着年龄增长,监护人(父母)也将步入老年,“老残一体”家庭会越来越多,“无人管、无人要、无人养”的状况让人忧虑;四、重度残疾人托养服务供需矛盾突出。目前,迎江区尚无一家公办和具有一定服务能力及规模的民办残疾人托养机构,也没有一个规模化的集科研、示范、指导、辐射功能于一体的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残疾人托养以养老服务机构和小型民办机构为主,绝大部分处于简单生活照料,缺少标准化、规范化的服务,迎江区残疾人托养服务供需矛盾突出,离“应托尽托”目标差距甚远,与迎江区经济社会地位不匹配。“我们认为,不论是从落实各级政府决策的视角审视,还是从解决弱势群体的生存发展需求视角审视,建设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已成为和谐社会发展中的一项时间紧、任务重的关键工作。”

    潘金云、都春宝等委员为此建议:一、做好区域残疾人托养机构建设规划,发挥不同层级机构之间协同作用。迎江区政府应充分认识到残疾人托养服务工作的必要性、紧迫性和艰巨性,要将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建设纳入全区社会事业发展规划。逐步建立区、乡镇(街)二级托养服务体系,区级层面建立1个综合性的集示范、指导、辐射功能于一体的残疾人托养服务中心,各乡镇(街)也应建立12个集中托养站和23个托养日间照料站,最大化地发挥不同层级机构的协同作用;二是通过“公建民办、民办公助”等多种机构运营形式,充分发挥政府主导和社会力量相结合的作用。建设残联主办、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等多种运作模式的日间照料、全日制托养服务机构。“政府部门在用地和基础设施配置方面要给予支持。建立或资助建立符合托养标准的机构,并可与民办机构签订租赁协议。根据区域残疾人托养需求配置机构人员编制,将纳入编制的工作人员吸收到政府公益性岗位,给予相应的工资和福利待遇。政府部门可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对托养机构定期实际托养的残疾人数给予运营补助经费。”

    潘金云、都春宝等委员认为,要根据残疾人托养需求和机构设施,科学核定托养机构收费标准和政策补助标准。加强监管,建立托养机构和护理人员的服务质量考核体系,可由残联或第三方评价机构对托养机构进行半年度考核。“同时,还要建立‘残联管理、资源整合、社会参与’的社会互助机制。残联负责残疾人托养工作开展的具体业务,托养资源可以与民政、卫生、社保、教育等部门整合。例如,区或乡镇(街)级托养机构建设可依托卫计委管辖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卫生院)、精神病医院或民政管辖的康复医院等,可在其原有基础上改扩建,并依托其专业的人力资源提供服务。”

    【有关部门】

    已启动托养机构的选址和规划工作

    对于市民们的反映和政协委员的建议,迎江区残联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迎江区的重度残疾人托养方式主要是以居家托养为主,少数重度残疾人进入公办养老院和民营托养机构托养。

    这名工作人员说,迎江区目前尚无公办残疾人托养机构,但启动了公办残疾人托养机构的选址和规划工作。“由于具体的工作刚开始,且规划还需各级规委会的审批。因此,现在还难预计公办残疾人托养机构何时开工建设。”

    这名工作人员说,关于对民办托养机构的“民办公助”问题,省、市政府部门还未出台相关政策,而迎江区政府财政财力有限,不能像发达地区一样给予用地、用房和经费上的奖补。“我们将把政协委员们的建议向上级部门进行汇报,争取得到的支持,从而解决民办机构中存在的投入不足、资金不足的问题。”